在安徽省应用型本科高校联盟教学质量评估与质量标准建设专题研讨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 2018-07-04 访问次数: 10

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储常连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同志们:

大家上午好!

621号,教育部刚刚召开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全国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仅仅五天,我们安徽省应用型本科高校联盟就在合肥师范学院召开这个会议,并且特别邀请三位大腕到会为大家做报告。我听了以后很受启发,很受教育!

我的体会可以总结为四个字:第一个是精。研究的精,无论是做研究的专家,还是另外两个大学做管理的专家,都很精细;第二个是准。麦克斯从招生到毕业生,每一个教学环节、每一个因素都可以进行量化,进行监测;第三个是实。北京大学、西南交通大学都是985高校,学校里的教师很多都是大科学家,搞科研的都是牛人,让他们去抓本科教学,做这样的评估,能够做的这么实在。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什么感受?第四个是细。精细化,落细、落小。我们的管理可能很多还是大而化之,太粗犷了。

受各位专家的启发,我想讲五句话:

第一,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教育思想。刚刚出版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30讲中,大家关注到,没有讲教育思想。今年9月份,将要召开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五次全国教育大会。这次会议可能要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思想做出诠释。在此之前,我们应该好好学习,特别是52号习近平在北京大学座谈会上的讲话,统一思想是我们推动教育教学改革一个前提。最近,我在省委党校给大家汇报教育工作,其中第一个就是教育该怎么看?不同的人看法不一样:老百姓看教育,首先看对自己的孩子怎么有利?教师看教育,更关注这门课该怎么教?对学生应该怎么学关注度不高;行政人员看教育,是往上看,看领导怎么批示?政策怎么规定?教育家看教育,则是看教育规律和教学规律,但很少关注人才培养;政治家看教育,往往是站在教育以外看教育。习总书记在北大讲的人才培养体系,涉及到教学体系、教材体系、管理体系、实践体系等。内行领导内行,内行容易变成外行,外行领导内行,外行容易变成内行,当然这句话是有针对性的。所以教育工作者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重点要学习52号的讲话,学习讲话中的四个重大论断,一个根本任务,两个重要标准,三项基础性工作,以及对学生提出的四点期望。

第二,要在落实是四个回归上下功夫,以本为本,四个回归。陈宝生部长对此做出了系统的论述。针对四个对象,学生要回归常识,教师要回归本位,大学要回归初心,高等教育要回归梦想。有人问:回归不是很容易吗?不容易。

学生回归常识,首先要产生对学习的兴趣。我过去讲现在的大学已经异化,现在的大学生,特别是刚进校的新生,一讲学习头都大,为什么?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应试教育,学生学习的兴趣几乎被磨光了。即使是考到清华、北大的,估计也有一定的比例的学生产生了厌学的情绪。上大学之前,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劝孩子都是一样的话,“好好干、咬紧牙关,考上大学就好了,就可以好好玩了!”孩子都抱着这个心态,进大学以后怎么回归学习呢?希望大家认真研究,如果这一点做不到,宁可拿出一个学期的时间,让学生回归常识,产生对学习的兴趣。教师回归教书育人,教师教书原是本职,现在也变成了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北大刘建波副部长刚才讲了“甚至规定教授要给本科生上课”,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还能叫教授吗?有的学校说研究型大学的研究型教师可以不上课,那你当研究员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当教师?我反对“研究型大学”这个提法,既然叫“研究型”,本质就变成科学研究,直接可以叫研究院。当然,作为大学老师也应该搞科研,如果没有科研能力、没有科研水平、没有科研成果,也不是一名合格的大学教师。大学回归初心,初心是立德树人。现在大学排名都看科研,急功近利,大学异化。高等教育回归梦想,中国建设高校强国,安徽建设高校强省,这就是我们的梦想。我觉得我们要在四个回归上下功夫,落细、落实、落小,要从小处着眼,别总说大而化之的话。

第三,在应用型高等教育标准化建设和评价上下功夫。刚才三位专家系统介绍了有关方面的经验和研究的成果,对在座的应用型高校有很多借鉴和指导意义。安徽的应用型高等教育的发展,从2003年开始我们也走过了15年,安徽省应用型本科高校联盟,从2008年开始算也走过了十年。李和平厅长提出“后示范时期”。应用型本科示范建设今后如何开展,这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2003年开始,我们自下而上开始地方性应用型建设。2008年开始是自上而下在全省推广。2013年起,我们对整个高等教育所有高校进行分类指导、分类发展。2018年,从今天这个会议开始,我们要进入到标准化建设时期。什么是应用型高校?什么是应用型学科?什么是应用型专业?什么是应用型的师资?什么是应用型的课程?培养应用型的人才是什么样的标准?既然是一个类型,就应该有这个类型的基本标准。希望联盟高校向麦克思和有关高校学习、借鉴、合作,把这个省级标准先拿出来,争取成为区域标准和全国标准。再通过用五个“度”的评估办法,测量这些标准是否科学。我们这五个度的评估办法比教育部后来开展的教学评价更科学。高校和评估中心抓教学,叫教学评估。接受审核评估以后,有专家提建议,有的说新专业太多,有的说师范院校的师范专业太少,等等,这些建议都没有考虑安徽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整个高等教育的布局,仅仅是站在微观的角度来看安徽的高等教育,这个容易走偏。

五个“度”的评估办法:第一是你的办学定位和发展目标与社会需求的符合度,这是前提;第二是学校的其他职能对你的办学定位和发展目标的支撑度;第三是人才培养目标和各个教学环节与毕业生质量之间的吻合度;现在我们目标写的都是培养应用型人才,结果教学过程和学生评价,完全还是学科教育那一套,那就是不吻合;第四是师资、经费、课程对人才培养的保障度;最后是社会满意度。

第四,要深化高校综合改革上下功夫。无论是标准化建设,还是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以及四个回归,最终怎么能够实现?就是要深化高校综合改革,没有综合改革就很难回归。远清老部长曾讲过:“教学改革是核心,体制改革是关键;思想观念的改革是先导。”培养具有双创意识、双创能力的应用型人才是核心点,要想培养具有双创精神和双创能力的应用型人才,解决的第一层次就是教学改革。教学改革是最中间的那个环。

现在全省高校推行“三起来一出去”的教学改革。抓学科技能竞赛和创新创业训练,以赛促学,让学生学起来,现在看来这个效果不错。在全省高校推广合肥学院的公共体育和公共艺术俱乐部制教学改革,让学生一进校就加入至少一个体育俱乐部和一个艺术俱乐部,通过四年的学习和训练,至少掌握一项体育技能伴其终身锻炼,让学生壮起来,至少掌握一项艺术特长伴其终身,让学生乐起来。如果每个学校都有个20个体育俱乐部、20个艺术俱乐部,那现在大学的校园文化生活会变成什么样?然后通过社会责任教育,让每个学生都成为社会志愿者,走出校门、走进社区、走上社会,成为合格的建设者和接班人。立德树人不是空话,这“三起来一出去”,基本上能够解决立德树人的问题。

教学改革需要教师、学生以及管理干部的共同参与,要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教师要有水平,科研水平是基础,特别是应用型高校,一定要提高老师的科研能力,提高学校的科研水平。如果老师只能上课不能做科研,我们就无法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学生。而提高积极性需要体制改革,“分配制度”“教师评价”“教师职称制度”“学生的学籍管理制度”等都要进行改革。要改革体制和拉开收入分配的档次,必须首先清楚“什么是好老师?什么是好学生?什么是好干部?什么是好院系?什么是好部门?”这就要制定合适的评价标准。刚才王伯庆总裁在报告中说,评价的标准如果定错,评价结果就可能就会产生误导。想要把标准定好,需要广泛深入持久地进行讨论,需要进行思想观念的改革,要树立正确的人才观、质量观、教学观、教育观。思想观念的改革转变,前提条件是开放、合作,一天到晚待在学校里不可能有新的思想。开放、合作是外环,最核心的环就是人才培养。

第五,要在智慧校园建设和以信息化带动现代化上下功夫。现在的信息技术正在带领人类进入一个新的文明时期。杜占元副部长曾经讲到“零点革命”,人类进入文明时期以后,从旧石器、新石器,从铜器到铁器,从铁器到机器,从机器到电器,从电器到信息时代,信息技术已经对我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是对大学教育和课堂教学产生了多少影响?

我们现在准备在全省高校当中,选择几所进行智慧校园建设试点,实现基础“三个一”:生活上,师生员工在校生活一卡通;教学上,老师、学生不用纸质教材,教学内容放在云端和服务器,教、学都用一块电子板。网络上,校园一张网。安徽的高等教育要想赶超,就必须在信息化方面走在前面。以信息化带动现代化,才能实现安徽省高校强省建设的伟大梦想。

最后,再次特别感谢三位专家,也预祝安徽省应用型本科高校发展得越来越好!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