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五好家庭典型事迹材料 ——合肥学院叶劲松

发布者:生物学院发布时间:2021-09-30浏览次数:343


我是叶劲松,合肥学院生物食品与环境学院一名普通教师。在2020年初新冠突袭武汉之际,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率全家以实际行动支援了武汉抗疫活动。

一、主动请战,舍小家赴战场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220日,钟南山院士明确表明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224日,武汉“封城”,疫情越演越烈,各地医护人员纷纷请战。我爱人聂卫群本身是湖北潜江人,在武汉读书8年,毕业后来到安徽中医院。眼看家乡和当年同学(医生)身处危难,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再也坐不住了,想去武汉,去尽医生职责。但年迈的父母、稚嫩的女儿还需要她的照顾,一去武汉意味着所有的家庭重担都要压在我的身上,我能同意吗?看着爱人焦急的样子,我当机立断,坚定地告诉她“你还是去吧!”得到我的大力支持之后,大年初二,即武汉确诊人数最多的那几天,我爱人立即向安徽中医院报名,请求赶赴武汉战疫第一线,此后又多次主动请求驰援。还在等待请愿批复中,她已经早早地购买了纸尿裤,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220日,她终于如愿以偿,代表安徽中医院,也作为安徽援鄂第七批医疗队空降到武汉。

爱人的老父亲有“三高”,常年卧床不起,老母亲也年老多病。由于担心老人家年事已高,不能担惊受怕,爱人一直隐瞒自己前去武汉的情况,直到返肥后才坦白。我的父母年纪更大些,整天除了吃饭睡觉,就端坐在电视机前,盯着有关武汉疫情的新闻,因为他们的儿媳在那里,他们担心她的健康和安全。

二、不辱使命,扬中医专长

226日开始,我爱人所在的安徽第七批援鄂医疗队全面接管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发热13区和17区。收治的主要是前期新冠肺炎病情较重还未出院的病人,同时接受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安排过来的确诊新冠肺炎且在方舱医院和隔离点病情加重或反复的病人。

鉴于丰富的急危重症临床经验,爱人被委任为安徽第七批医疗队危重症专家组长兼第一治疗组组长,主要承担医疗队重症救治指导工作。她全面把握救治的关键方案,在新冠诊疗方案第六版、第七版的基础上,对不同的病情进行不同的治疗,不断优化重症患者的综合治疗方案。她按照中医药辨证施治的原则,对感染期和恢复期病人分期论治,做到一人一方,让中医药全程干预。同时,她还是武汉中心医院疑难患者会诊会商专家组成员,在会商诊疗中扩大了中医药治疗重症患者的影响力和使用率。得益于精准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她管辖的病人治愈率高,重症病人好转出院2人,没有一例向危重症转变,更无一例病亡。开展的工作不仅得到了患者褒奖,也得到了医疗总队领队的高度好评。

新冠病毒具有很强的传染性、致病性。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和隔离衣,戴着厚厚的口罩和护目镜,6小时内不能喝水和上厕所。我爱人克服了上述种种压力和生理困难,无怨无悔,一心只想救治病人,奋战在抗疫一线三十余天。

三、坚强后盾,筑起前线保障

作为援鄂医护人员的家属,我的压力也很大。一方面牵挂她的健康,担心她的身体承受不了,担心她长时间憋尿可能会导致感染。同时也有点焦虑,因为不知道她何时才能平安归来,可能很长时间都需要我独自照顾双方年迈的父母,照顾年幼的女儿。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能代她出征!

爱人在前线正在和一种新的、未知的传染病以命相搏,她必须要有稳定的后方。三口之家突然少了一个大人,女儿之前被我们细心照顾,衣食无忧,趁此时机,我把家务活进行了分工,让女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以锻炼孩子的生活自理能力。为了减轻女儿对妈妈的思念之情,我换着花样给她做饭,只希望孩子吃得好些,替她妈妈弥补一点歉意。值得欣慰的是,孩子很听话,学习都自己完成,不太需要我费心,想来她也知道妈妈正在武汉全身心地跟病毒作战,她要照顾好自己,不能让妈妈牵挂。

除了要照顾女儿,双方的父母也需要我多关心、多操心。疫情期间,合肥的小区也实行了封闭式管理,担心老人生活物资不足,我定期采买送到他们那,经常跟他们通电话,关心他们的身体状况,提醒他们按时吃药,还要安慰自己的父母,他们的儿媳一切安好。

特别要说的是,在爱人援鄂期间,安徽省总工会、省中医院、合肥学院工会和我自己所在的生物食品与环境学院的领导,还有很多其他的爱心人士,都送来了慰问品,让我们感受到了来自政府和社会的温暖,大家没有忘记那些“逆行”的白衣战士!

在中国政府和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武汉已“解封”,疫情即将过去。每个中国人、每个家庭都为抗疫付出了自己的一份努力,最后的胜利也必将属于全体中国人民!